法国专家:评估新冠疫情影响尚待时日

2020-08-07

北京参考消息网报道,法国《快报》周刊网站7月28日刊登法国自由派经济学家尼古拉·布祖的文章,题为《要分析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十年后再说吧》。文章摘编如下:

影响可能持续多年

就算新冠肺炎疫情在一夕之间神奇地全面告停,其冲击波造成的影响却可能会持续多年。

首先是卫生影响,因为我们还不知道从长期看新冠病毒产生的全部后遗症,当前数据主要集中在病死率上。但我们知道这场危机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导致对其他疾病的治疗减少,二是精神类疾病暴增。

u=228055134,1948977639&fm=173&app=49&f=JPEG.jpg

5月1日,法国继续处于“封城”状态。(图片来源:中新社)

其次是经济影响。疫情同时触及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从而影响世界结构性增长。衰退导致投资减少,失业和破产增加。这种现象如果优化了生产要素再分配就是合理的甚至可以说是有正面作用。但酒店或餐厅之所以停业并非因为经营不善而是因为国界一直封闭或者游客因为怕染上病而不上门,就不属于这种情况了。部分失业补助、国家担保贷款和促进企业投资的措施是为了保护这一结构性增长的合理之举。全球数以百万计的孩子没法上学也会产生不良的经济和社会影响,这种冲击将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

最后是政治影响。这场危机绝对是前所未有的。所以,现阶段不可能得出关乎未来政治图景的结论。我们处于完全的不确定性之中。疫情尚未结束,持续时间越长,后果越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延伸。这场危机造成了很多意外。它还将继续造成意外,而且我建议那些高呼不能实行封闭政策、坚称法国经济衰退比其他地区严重、一口咬定某地采取的措施不合适等等诸如此类的人至少等上五年,到那时围绕卫生和经济数据进行一份详尽的研究并接受评判。所以十年后再说吧。

在此期间,政府应该在这段除1918年大流感外没有相似情况可比的时期内,作出尽可能最优秀的决策。我觉得这是公共政策如今面临的最大困难。2008年经济危机是一场更常规的危机,源自资本主义内部,是货币和金融机能障碍造成的。机制虽然复杂却熟悉,有广泛的学院式著作来解读。相反,今年春天的经济人为暂停与在保持社交距离和不完全开放边界条件下的重启是前所未有的。

五个实在的教训

虽然我们显然缺乏分析这场灾难后果所需要的时间间隔,但我们已经可以得出至少五个实在的教训。

首先,网络巨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确立比过去更“远程”的经济极大地提振了亚马逊、谷歌、苹果、脸书、奈飞和微软的活力。这些企业的收益越来越多,这意味着它们的用户越来越多,它们能带给客户的价值就越来越大。它们现在的成功是未来成功的保障。西方资本主义越来越被一小拨美国企业精英主导。

第二,民粹主义没有比其他思潮更好地服务于人民的利益。未来会告诉我们,特朗普、约翰逊或博索纳罗是否会比默克尔或马克龙对疫情的管理更好,但鉴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似乎很难相信他们能做到。

第三,欧盟和每次经历考验时一样沟通不力但行动积极。欧盟确立了旨在帮助各国经济的前所未有的财政工具。欧洲央行扮演了为欧元区国家兜底的角色。我们如今之所以能在金融市场上贷到这么多钱用于增加公共支出,都是多亏欧洲央行几乎无限制地购买我们债务的行动。

第四,这场危机后生态的地位有所提升。社会舆论并不认为解决新冠肺炎危机可以取代解决生态危机,但必须同时处理这两个议题。

第五,这或许是最重要的一点,在多边主义衰退背景下,大流行加强了中国与美国的对抗,甚至到了我们可以再次说冷战的地步。这是正在争夺全球技术和经济主导地位的两个国家的对抗,也是两种模式之间的对抗。

640.webp.jpg


CEPME

全球防疫物资采购大会
30+行业协会鼎力支持
200+主流媒体全程跟踪报道
300+驻华大使馆/领事馆采购需求
1000+业界领军企业现场同台竞技
80000+国际贸易机构建立销售渠道

100000+采购现场供需对接
采购对接、高峰论坛、新品发布一一呈现

2020国际防疫物资展推广图片---横版.jpgQQ图片20200628163106.png

分享